欢迎光临中国医药新闻信息协会网站  今天是:2017年10月17日 星期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留言反馈

 

  通知公告  

  行业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 正文.. 
国家药物滥用监测年度报告(2016年)D
发布时间:2017-09-19 来源:国家食药监总局  作者:

 小贴士

  什么是美沙酮维持治疗(MMT)?
  阿片类物质(海洛因、鸦片、吗啡等)成瘾是一种反复发作的慢性大脑疾病,表现为不可控制的、不顾后果的、强迫性的觅药和用药行为,并伴有明显的行为、心理、个人功能、家庭功能和社会功能的损害,以及违法犯罪及感染传播艾滋病等传染性疾病等诸多方面的问题。美沙酮维持治疗(Methadone maintenance treatment,MMT),是指在符合条件的医疗机构,选用美沙酮对阿片类物质成瘾者进行长期维持治疗,以减轻他们对阿片类物质的依赖,促进身体康复的戒毒医疗活动。
  (四)合成毒品滥用监测情况
  2016年,全国共收集合成毒品滥用人群151,854例(份),占总数的54.8%。
  1.合成毒品滥用人群人口学特征
  在合成毒品滥用人群中,35岁以下青少年占65.8%,与整体药物滥用人群35岁以下年龄青少年(占51.7%)相比,高出14.1个百分点;初中及以下比例占79.4%;多为无业人员,占62.8%,有职业者以个体经营者、外出打工者居多。值得注意的是合成毒品滥用人群中包括外企/合资单位人员(378例)、离/退休人员(249例)、公务员(246例)、在校学生(226例)、演艺人员(157例)、科教文卫人员(53例)及军警(9例)等。
  2.合成毒品滥用人群药物滥用基本情况
  合成毒品滥用总体趋势:合成毒品的报告滥用率为54.8%,同比2015年(51.6%)增长3.2个百分点。2012年(25.9%)至今,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五年累计增加28.9个百分点。
国家药物滥用监测年度报告(2016年)
  图11 2012年—2016年药物滥用监测报表中合成毒品滥用人群所占比例
  主要滥用合成毒品种类:“冰毒”仍为滥用最严重的合成毒品,占合成毒品滥用人群的87.4%,五年累计上升13.5个百分点,提示“冰毒”流行强度持续增强。其他滥用合成毒品种类依次为:“麻谷丸”(占13.2%),“K粉”(占4.5%),“摇头丸”(占1.1%)。“麻谷丸”滥用比例持续下降,五年累计下降8.7个百分点,提示“麻谷丸”流行强度减缓。
国家药物滥用监测年度报告(2016年)
  图12 2012年—2016年主要合成毒品在合成毒品滥用人群中所占比例
  主要滥用物质(药物)情况:合成毒品滥用者中滥用/使用过的物质达47种,包括麻醉药品(主要有大麻、吗啡、鸦片等),精神药品(主要有三唑仑、苯丙胺、丁丙诺啡片/注射液等),其他处方药/非处方药(主要包括复方地芬诺酯、复方甘草片等)以及其他物质(包括“底料+黄皮”、“开心水/神仙水”、“套装丁丙”等)。
  初始滥用年龄:合成毒品滥用人群初次平均药物滥用年龄为28.3±8.6岁,男性为28.6±8.6岁,女性为26.6±8.7岁。其中35岁以下青少年远高于整体药物滥用人群,43.3%的合成毒品滥用者开始滥用毒品年龄小于25岁。
国家药物滥用监测年度报告(2016年)
  图13 合成毒品滥用者初次药物滥用年龄分布
  数据显示,不管是被查获时年龄还是初次滥用年龄,女性合成毒品滥用者均较男性提前3~4岁。结合女性无业人员比例高于男性的情况,提示应重视对女性的禁毒宣传和职业教育。
国家药物滥用监测年度报告(2016年)
  图14 合成毒品滥用者被查获年龄和初次药物滥用年龄分布
  滥用药物年限:该人群在本次被查获前平均滥用药物年限为4.0年。其中复发人群的平均滥用药物年限为6.1年,而新发生人群和新发现人群在被查获前平均滥用药物年限为0.2年和3.6年。90,940名新增加的合成毒品滥用者中,平均滥用药物年限为2.6年,提示隐性吸毒者从初次使用合成毒品到被禁毒执法机构首次查获的时间平均为2.6年左右。
  滥用原因及滥用场所:合成毒品滥用原因依次是“追求欣快刺激”(占49.0%)、“满足好奇”(占31.6%)、“空虚无聊为消遣”(占26.3%)等,滥用场所包括朋友处(占32.5%)、暂住地/租住屋(占27.0%)、居家住所(占26.0%)等,还有选择在网吧/游艺厅、洗浴中心/美容院和车内等场所滥用药物。
  合成毒品获得主要途径及滥用方式:监测数据显示,“冰毒”、“麻谷丸”、“K粉”和“摇头丸”主要获得途径均来自同伴,超过46.0%。其次的途径,“冰毒”、“麻谷丸”和“K粉”来自黑市、娱乐场所和电话信息,“摇头丸”来自娱乐场所和电话信息。另外,便利店、网络、药品代理商和成人用品店等均为合成毒品的获得途径,提示一些新的营销途径也应引起重视并加强监管。“烫吸”和“溜冰”是“冰毒”和“麻谷丸”最重要的滥用方式,鼻吸是“K粉”的主要滥用方式,口服和溶入饮料是“摇头丸”的主要滥用方式。
  3.合成毒品滥用人群地区分布
  合成毒品滥用有较强的地域特点,以华东地区最多,其次是华中和华南地区;华东、华中和华南三个地区的合成毒品报告人数占全部合成毒品人群的69.9%,显示这三个地区是我国合成毒品滥用比较严重的地区。
国家药物滥用监测年度报告(2016年)
  图15 各地区合成毒品滥用人群构成
  甲卡西酮滥用者主要来自山西(693例),占甲卡西酮滥用者总数的98.0%,河南、河北、新疆、江苏四省也有上报病例,提示重点关注甲卡西酮滥用监测,密切关注各地新发生的病例,并采取相应的管控措施。
  4.不同种类合成毒品滥用人群的地区分布
  “冰毒”在所有地区中滥用比例最高的合成毒品种类,“麻谷丸”以华中和西南地区滥用比例较高,分别占35.8%和26.8%,而“K粉”在华南地区(10.2%)所占比例最高,提示在这些地区要将相应毒品作为打击重点并加强对高危人群的宣传教育。
  5.新发生合成毒品滥用变化趋势
  “冰毒”新发生滥用者占合成毒品滥用人群比例在15.0%-20.0%范围波动,2016年占15.3%,为五年最低;“麻谷丸”呈现逐年下降的趋势,五年累计下降4.0个百分点。
国家药物滥用监测年度报告(2016年)
  图16 2012年—2016年主要新发生合成毒品滥用人群在全部合成毒品滥用人群中所占比例
  6.合成毒品滥用人群多药滥用情况
  合成毒品滥用人群中有16,522例(占10.9%)使用两种以上成瘾性物质,其中有一半以上(8,782例,占53.2%)滥用过海洛因。新发生、新发现及复发的合成毒品滥用人群中多药滥用/使用物质种类分别为27种、43种、41种,提示随着合成毒品滥用人群基数及滥用年限的增长,多药滥用情况日益严重。
  7.合成毒品滥用人群HIV/AIDS感染情况
  合成毒品滥用者中完成艾滋病病毒(HIV)检测的有81,446例,HIV阳性者1,521例,占1.9%,提示要加强合成毒品滥用人群中HIV感染的预防和干预。
  8.合成毒品滥用总体情况分析
  2016年合成毒品滥用人群共151,854例,近5年来合成毒品滥用形势更加严峻。“冰毒”仍为滥用最严重的合成毒品,占合成毒品滥用人群的87.4%,五年累计上升13.5个百分点,提示“冰毒”流行强度持续增强,应采取强有力措施遏制其发展。“麻谷丸”比例则持续下降,五年累计下降8.7个百分点,提示“麻谷丸”流行强度减缓。
  合成毒品滥用人群以青少年为主,文化素质以低学历居多,多为无业人员,职业以个体经营者、外出打工者较多,是现实生活中合成毒品的高危人群,应加强面向此类高危人群的禁毒预防宣传教育。
  35岁以下青少年在合成毒品滥用人群的占比远高于在整体药物滥用人群中的占比,43.3%的合成毒品滥用者开始滥用毒品年龄小于25岁,合成毒品滥用人群年轻化,青少年是进行毒品危害健康宣传教育的重点人群。女性合成毒品滥用者被查获(或接受治疗)时年龄和初次滥用年龄均较男性提前3~4岁,应重视对女性的禁毒宣传和职业教育。
  合成毒品滥用有较强的地域特点,以华东地区最多,其次是华中和华南地区。“冰毒”是所有地区中滥用比例最高的合成毒品种类,“麻谷丸”以华中和西南地区滥用比例较高,而“K粉”在华南地区所占比例最高,提示在这些地区要将相应毒品作为打击重点并加强对高危人群的宣传教育。
  2016年度合成毒品滥用者中滥用/使用过的物质达47种,10.9%使用两种以上成瘾性物质,其中有8,782例(5.8%)合并使用海洛因。新发生、新发现及复发的合成毒品滥用人群中多药滥用/使用物质种类分别为27种、43种、41种,提示随着合成毒品滥用人群基数及滥用年限的增长,多药滥用情况日益严重。多药滥用对于身体健康的危害更大,戒断症状更严重。建议加强多药滥用的预防,以及全国范围内合成毒品滥用及相关疾病的诊疗系统建设,并提前做好相关恶性犯罪事件的干预预案。合成毒品滥用者中完成艾滋病病毒(HIV)检测者阳性检出率为1.9%,提示要加强合成毒品滥用人群中HIV感染的预防和干预。
  (五)医疗用药品滥用/使用监测情况
  2016年,全国共收集医疗用药品滥用/使用人群11,132例,占总数的4.0%。
  1.医疗用药品滥用/使用人群社会人口学特征
  医疗用药品滥用/使用人群具有以下特征:男性9,295例,占83.5%;女性1,837例,占16.5%,平均年龄39.1±10.3岁。以高中、初中及小学文化程度为主(共占 92.9%)。从业状况以无业为主,占52.3%,其次为农民占12.6%,个体经营者和自由职业者分别占11.5%和9.4%,还包括少数公务员、退休人员、演艺业人员、科教文卫等行业。
  2.医疗用药品滥用/使用人群滥用/使用基本情况
  药品类别:医疗用麻醉药品占53.4%(5,940例),医疗用第二类精神药品占42.9%(4,774例),医疗用第一类精神药品、其他处方药及非处方药分别占7.3%、9.0%。
  药品品种:本年度报告滥用/使用医疗用药品涉及58种,数量最多的前5种依次为美沙酮口服液/片(3,313例)、吗啡(含吗啡控/缓释片)(2,518例)、地西泮(1,749例)、曲马多(1,711例)和复方地芬诺酯(524例),合计占全部医疗用药品滥用/使用的69.1%。重点关注的两种药品复方甘草片和含可待因复方口服液体制剂分别为298例和814例。
  医疗用药品滥用/使用率:2016年我国医疗用药品滥用/使用率比2015年(3.8%)有所升高,但低于2014年(4.5%)。医疗用麻醉药品、精神药品滥用/使用率为3.7%,与2015年(3.6%)基本一致,比2012年(8.2%)下降4.5个百分点。其他处方药及非处方药使用率0.4%,与2015年持平,比2012年(1.8%)下降了1.4个百分点。
国家药物滥用监测年度报告(2016年)
  图17 2012年—2016年医疗用药品滥用/使用趋势
  3.医疗用药品滥用/使用人群地区分布
  有14个省的医疗用药品滥用/使用率大于全国平均滥用/使用率(4.0%)。内蒙古、陕西、海南3省/区的滥用/使用率大于10.0%,17个省的滥用/使用率小于4.0%,其中有10个省的报告滥用/使用率低于2.0%。
国家药物滥用监测年度报告(2016年)
  图18 各省医疗用药品报告滥用/使用率分布
  4.前五种滥用/使用及两种重点关注的医疗用药品分析
  2016年报告滥用/使用最多的前5种医疗用药品和两种重点关注医疗用药品近五年滥用/使用率有升有降。
国家药物滥用监测年度报告(2016年)
  图19 2012年—2016年五种主要及两种重点关注医疗用药品滥用/使用率
  地西泮(安定)、曲马多和复方地芬诺酯片滥用/使用率较2015年降低,美沙酮口服液/片的报告例数、滥用/使用率(1.2%)在连续两年上升后保持稳定。吗啡(含吗啡控/缓释片)滥用/使用率上升明显,滥用/使用率绝对增量明显增加(0.5%)。
  复方甘草片滥用/使用率为0.1%,与2015年(0.1%)相同;含可待因复方口服液体制剂滥用/使用率为0.3%,同比2015年(0.2%)有所升高。
  5.医疗用药品滥用/使用总体情况分析
  2016年度监测数据显示,医疗用药品滥用/使用率(4.0%)比2015年(3.8%)略有上升但仍处于较低水平。内蒙古、陕西和海南三个省(区)报告的医疗用药品滥用/使用率超过10.0%。
  滥用/使用最多的前5种医疗用药品为美沙酮口服液/片、吗啡(含吗啡控/缓释片)、地西泮(安定)、曲马多和复方地芬诺酯片。地西泮(安定)、曲马多和复方地芬诺酯片滥用/使用率较2015年降低,美沙酮口服液/片的报告例数、滥用/使用率在连续两年上升后保持稳定。吗啡(含吗啡控/缓释片)滥用/使用率上升明显,滥用/使用率绝对增量明显增加,需要引起关注。
  2015年5月1日,含可待因复方口服液体制剂被正式列为第二类精神药品管理,但2011年至2015年间的监测数据没有发现该药滥用率的显著性变化。2016年,含可待因复方口服液体制剂滥用/使用的绝对数量增加,而报告滥用/使用率略增,应引起关注,并进行连续观察,以准确判断其滥用形势。
  小贴士
  什么是医疗用药品?
  本报告中的医疗用药品包括麻醉药品精神药品目录中可作为药品使用的品种,以及具有成瘾性或者成瘾潜力且被滥用的其他处方药和非处方药。
  说明
  一、本年度报告中的数据来源于药物滥用监测系统收集的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12月31日各地区上报的数据,主要报告单位为31个省(区、市)的强制隔离戒毒机构、禁毒执法机构、美沙酮维持治疗门诊、自愿戒毒机构。
  二、与国际上多数国家一样,我国药物滥用报告是通过自发报告系统收集并录入的,也存在自发报告系统的局限性,如漏报、填写不规范、信息不完善、无法计算发生率等。
  三、近年来,医疗用药品在药物滥用人群中的使用逐步得到世界范围的关注。为更准确的反映药物滥用现状,2016年,我国在医疗用药品的滥用监测方面进行了探索,医疗机构参与监测和报告的力量逐步壮大。但由于尚处于初期,还不能确定此部分药品在人群中的滥用及医疗使用性质。吗啡作为临床常用的镇痛药,随着我国临床用药选择的改进而逐步加大使用量,因此,在判断其滥用现状时,需结合临床应用进行综合分析。
  四、药物滥用监测系统是自发报告系统,监测人群除来自医疗机构外,主要是来自强制隔离戒毒机构、美沙酮维持治疗门诊、拘留所等被管控的吸毒人员。吸毒人员动态管控系统是法定的强制报告系统,所有被查获的吸毒人员都须登记。药物滥用监测系统监测的管控吸毒人员只是被查获吸毒人员的一部分。《国家药物滥用监测年度报告》是对药物滥用监测系统收集数据的分析,《中国毒品形势报告》中的毒品滥用部分数据来自吸毒人员动态管控系统。两个系统监测的人群有所区别,故而监测数据及其分析呈现的药物滥用流行趋势会有不同。
(完)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留言反馈
版权所有 © 2011-2012 中国医药新闻信息协会 All Right Reserved 网站建设:FG网络工作室 QQ:263720566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右安门外大街2号迦南大厦A座2206室 邮编:100071 电话:010-62210168(传真)  京ICP备11038414号-1